黄瓜app官网

然而這一刻。

所有的烏蒙部族民眾,無論男女老小,或抓着簡陋武器,或赤手空拳,紛紛蜂擁上了高台,爭先恐後朝着楚凡與迪美的方向撲去。

根本不管地上的屍體,哪怕摔倒,他們也是雙眸通紅的重新爬起來,繼續進擊。

“不得不説,阿里,天生神子確實是了不得,不僅本能的戰鬥天賦驚人,還真是心如鐵石!”

赫迪亞的感慨聲,就在天頂上回響,但位置卻是飄忽不定。

而這一刻。

淚跡未乾的迪美,亦是冷着臉,將楚凡來不及擊殺,衝到她身邊的一些漏網之魚殺死。

沒辦法,剛才有一個老婦撲至時,稍一心軟之時,那老婦便要在她手上咬下,幸好楚凡剛好回過頭來。

“真是一對冷血的小情人,不過就算們將這兩千多烏蒙部族民眾盡數殺死之後,還有餘力和我戰鬥麼?”

天空迴盪着赫迪亞的冷笑聲。

小半刻鐘之後,楚凡一槍一人,斬殺了超過千人,將高台化成了屍山血海,不過他已開始劇烈的喘息着。

“哈哈,魔日降臨千年,烏蒙部族沒有滅亡於末世,卻是要覆滅於兩個不願犧牲自己的族人手中,簡直是笑話!”

清純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靈

雙頭神獸赫迪亞的嘲笑聲,仍在持續響起。

而這個時候。

仍被千餘烏蒙部族族民包圍在中間的楚凡,卻是一抬頭,黑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寒芒。

“迪美,來,我抱着!”

他突然朝着身旁低聲説道。

“好!”

雖然不知道楚凡的意圖,但迪美一口答應,任由楚凡將她的纖腰抱住。

“迪美,的身子好像重了一點哦。”

槍芒連連點出,楚凡抱着自己的愛人,朝着前方殺開一條血路時,居然還調侃着。

“討厭,我才沒有……”

迪美亦是不遑多讓,一番精疲力竭的苦戰,她終於暫時將大黑逝去的痛苦隱藏。

不過。

無論是她還是楚凡,早已將赫迪亞這個罪魁禍首記在了心中,正是他的唆使,本可頤養天年的大黑,才死於非命。

從記事開始,這條大黑狗,便開始陪伴在他們二人的身邊,已經是他們的家人一般。

“赫迪亞,我來了!”

楚凡抱着迪美,一路從高台之上殺出,絲毫不理會仍紅着眼,在他與迪美后面跌跌撞撞追趕而來的烏蒙部族民眾。

他雖然疲憊,卻也不想迪美被圍攻,只能退而求其次,將自己的愛人帶出了修羅場。

這一刻。

天際之上,赫迪亞的聲音還在不斷迴盪。

“阿里,天生神子,在往哪跑呢?我赫迪亞祭出本源之力,釋放出的幻術,還能破解不成?”

“別白費功夫了,找不到我!”

“走錯方向了,我在這邊,哈哈……”

天際之上,這頭雙頭神獸的聲音,一直是飄忽不定。

然而,楚凡一手抱着身子嬌小的迪美,衝下高台之後,卻是冷着臉,操着一杆木矛悶頭向着烏蒙部族的駐地衝去。

而隨着他抱着迪美,拼命喘息,速度仍沒降下多少,赫迪亞的譏笑聲,開始有了越來越多的寒意。

“赫迪亞,我説過,必死!”

楚凡目光閃爍,目視着前方,神色無比堅定。

“可惡!為什麼魔日降臨的千年後,天地之力衰竭到如此地步,還能出現如此恐怖的天生神子,沒道理。”

飄忽不定的聲音,終於消失了,似乎發現楚凡無比堅定的判定他本體就在烏蒙部族的聖殿,赫迪亞也不再掩飾。

“停止吧,天生神子,再靠近的話,我赫迪亞發誓,即使我不能和同歸於盡,的愛人,也必死無疑。”

這頭神獸,似乎施展幻術,讓兩千餘烏蒙部族族民變成無比瘋狂,他自身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這會兒,意識到楚凡帶着迪美直奔聖殿而來,出言威脅時,也是隻提迪美。

“阿里,殺了他!為大黑報仇……”

迪美聲音也是充滿了寒意。

“臭小子,難道我教導了十年,一點情分也不講嗎?”

赫迪亞亦是無比惱怒。

與摟着他脖子的迪美對視一眼,兩人嘴角都露出了冷笑。

楚凡開口了:“千年來,親自教導的烏蒙部族年輕修煉者還不夠多嗎?問問他們同意我們和講情分嗎?”

這一刻。

為向太陽神獻上貢品而堆起的高台之上屍山血海,但那一座透明玉柱,是終於得到某種力量的召喚一樣,憑空拔地而起。

一下子竄入了虛空之中,就此消失不見。

“想不到我赫迪亞堂堂一神獸,居然被一個小輩逼到如此地步,既然們不肯罷休,那就來吧。”

聖殿的第二層,赫迪亞居然恢復了人形,他的雙掌按着迴歸的玉柱上,他看看一步一步從樓梯走下來的楚凡。

“可以放我下來了。”

眼見大敵當前,迪美自然是有些不捨,也是紅着臉,從楚凡的懷抱之中落到了地上。

“啪,啪,啪……”

一襲白袍之上,多了大片血色的赫迪亞,正對楚凡與迪美之時,居然已沒有了惱怒,而是從玉柱上收回了雙手,微笑着鼓掌。

楚凡手中的長矛開始泛出白光,他也是神色平靜:“大祭司,應該為所做的一切恕罪。”

“臭小子,我活着的時間也夠長的了,是時候去陪陪我的那些老朋友了……”

這一刻,迴歸人形的赫迪亞,頭顱突然抬起,似乎穿透了二層的天花板,眺望着魔日的方向,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楚凡眼睛一眯,二話不説,手中已積聚了狂暴力量的長矛,帶着凌厲的殺意,朝着赫迪亞的方向激射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

那一座透明玉柱,突然憑空炸開。

亦是有一股股無形的力量,像排山倒海一樣朝着四面八方衝擊。

楚凡眉頭一皺,右手雷霆般一抓,本想將迪美重新護住,可他卻是撲了一個空。

下一息。

他已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巨大的透明玻璃球之上。

而這個巨大的透明玻璃球,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上飆升着。